来来来,
来这人间走一遭,
我身无长物,
就捧着一颗真心,
拼了碎,碎了拼。

一个失败者的一周,才华无可舒展,情绪无法控制,一把吉他,就成了最后的陪伴。

我们属于这个世界,却也不属于这里。

记得9岁时第一次听花儿的歌,那是大老师也不过是二十出头出头的年纪,一眼就喜欢上了花儿乐队。只可惜那时对于歌手的认知只限于歌曲,就喜欢听着花儿乐队的歌傻乐乱扭,对大老师确了解甚少。如今我也终到了20出头的年纪,在大老师又再次爆红之后有幸了解大老师的故事,我又爱上了曾经15,16时的他。 借用蒋老师的话:“他总是在预支烦恼”,我如今那些有的没的,又颓又黑暗的想法,早已被大老师写进了歌里。

不过有幸的是,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未老,他还是那一副少年模样。❤

已生不知出路,恋无可恋,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

雨一直下,好想逃离这种阴阴冷冷的天气

想出去逛逛,看看风景什么的,就是又穷又没勇气一个人出去

我最擅长的事情,大概是独居。电话一天不响,周末无人邀约。孤单,是一个伙伴。这个伙伴,让我从不孤单。

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,记忆中的南锣鼓巷。

© cyan | Powered by LOFTER